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刘晓博救市资金何时撤离答案可能超乎你想象

发布时间:2020-10-17 00:03:11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刘晓博:救市资金何时撤离 答案可能超乎你想象

在我看来,这1万亿市值的股票,弄不好将长期滞留在证金公司手中。或许将来可以赠送给社保基金?只不过,其中的创业板、中小板股权,存在一定量的有毒资产。

===本文导读===  刘晓博:救市资金何时撤离 答案可能超乎你想象

中信席位十交易日千亿扫货 四大金刚救市后蛰伏  洪灏:复盘国家队救市路径 下一步该如何退出?  ===全文阅读===  刘晓博:救市资金何时撤离 答案可能超乎你想象    7月20日,《财经》的一则乌龙消息,差点引发新一轮千股跌停。好在证监会眼明手快,当天中午就辟了谣,才避免了一轮新的大跳水。  不过《财经》还是成功地提醒了大家两大事实:第一,现在股民的确如惊弓之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第二,救市资金早晚要走,这是必然的。  关键问题是,什么时候走,怎么走。下面让我推演一下:  方案一:将股市热情再次点燃,成功在高位抽身  这是传统思维、传统打法,也是最容易想到的。但问题是,大家都知道后面有美元加息、IPO注册制改革和中国经济软着陆。这三件事基本上是可以确定的:美元加息大概在9月、10月;中国经济数据比较全面回暖最迟在四季度,也许到了明年二季度需要防止经济过热;IPO注册制再推迟,明年年中也要启动吧!  而这三件事,对股市短期来说都是利空。如果救市主力往上推高指数,散户和机构一哄而散,那将成为人类证券史上的千古奇观:救市主力的航空母舰编队搁浅在半山腰!  所以,这种打法风险大,不太可行。除非国家表态,IPO注册制改革三年内不搞,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延迟,咱们关上门玩一把大的泡沫。若如此,救市主力肯定可以撤出来,只不过两三年之后,还救市不救市?那时的超级泡沫如果破裂,又该怎样救?  方案二:打阵地战、持久战  鉴于国家需要通过直接融资给企业“降杠杆”,此外还寄望于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活实体经济,替代房地产当“顶梁柱”,继续让中国经济往前走,而不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那么,IPO注册制就不能耽搁太久,至少要让股市尽快回复融资功能。这样,就不能推高指数。否则,将来无法跟IPO注册制下的估值对接。  在这种背景下,救市主力只能打持久战,三五年都难以撤离,而账面亏损是必然的。这样做虽然有碍观瞻,但好处也很明显:IPO注册制和人民币国际化不用受到太大影响,将来通过企业利润回升,带动股市自然而然的上涨,然后逐步减持。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截至7月17日,证金公司运用维稳资金的买入规模的确超过一万亿元,除去1280亿来自于之前21家券商出资外,其中2600亿通过股票质押方式向21家券商自营发放,此外,还动用了2000亿资金向5家基金公司进行了申购“输血”。这也意味着证金公司通过于7月初新开的四个证券账户向市场买入了约6000亿规模的证券资产。  在我看来,这1万亿市值的股票,弄不好将长期滞留在证金公司手中。或许将来可以赠送给社保基金?只不过,其中的创业板、中小板股权,存在一定量的有毒资产。  这真是个麻烦!

中信席位十交易日千亿扫货 四大金刚救市后蛰伏  7月21日,上证指数自本轮反弹以来终于成功站上4000点大关,A股维稳战初战告捷。值得一提的是,在维稳大军中,以中信证券(600030)旗下多家营业部为代表的做多主力功不可没。  据统计数据显示,自7月8日至7月21日以来的10个交易日内,中信系营业部已成为多头的领军人物,仅在龙虎榜累计买入金额已高达1087.09亿元之巨,,同期合计卖出金额仅为106亿元,净买入额达981.09亿元。  其中,中信证券北京望京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北京呼家楼证券营业部等四大营业部成为了中信系旗下的四大“金刚”,累计买入金额分别为363.45亿元、256.74亿元、256.24亿元和105.79亿元,合计高达982.23亿元,占中信系全部买入额占比超过九成。也就说,在本轮维稳行情中,中信系绝大多数多头子弹都是从上述4家营业部打出的。  据7月21日盘后的龙虎榜异动信息显示,在当天上榜的营业部席位中,中信系旗下有45家营业部上榜,全天买入额和卖出额分别为16.14亿元和14.22亿元,全天净买入额为1.92亿元。其中,全天买入额超过5000万元以上的营业部共计11家。  特别是中科金财(002657.SZ)更是被大肆抢筹至涨停板,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浙江)金华中山路证券营业部两家营业部全天分别买入27364.41万元和16775.14万元,合计占中科金财全天成交额之比已近二成。  此外,当天登上龙虎榜的暴风科技(300431.SZ)、南天信息(000948.SZ)、雏鹰农牧(002477.SZ)、圣农发展(002299.SZ)、骅威股份(002502.SZ)、宋城演艺(300144.SZ)、万达院线(002739.SZ)等中小创股票亦被中信系营业部扫货。  不过,21日作为前期维稳主力的上述中信系四大“金刚”席位当天却无一上榜。可以看出,随着行情进一步趋于稳定,四大“金刚”近几个交易日已呈蛰伏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在前期维稳期间,中信系四大“金刚”营业部买入长盈精密(300115.SZ)、西部证券(002673.SZ)、美邦服饰(002269)(002269.SZ)、申万宏源(000166.SZ)等前十大异动股的成交金金额累计高达222.32亿元,占其全部上榜买入额之比达22.63%。  特别是买入居首的长盈精密作为本轮反弹行情的龙头股之一,中信证券北京呼家楼证券营业部和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在市场探底反弹初期曾连续大手笔买入。  7月8日和10日,中信证券北京呼家楼证券营业部各买入了140427.62万元和140471.54万元;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也分别买入了64029.55万元、64044.48万元。  不过,后者在两个交易日内还分别卖出了8818.58万元和9894.74万元。  截至7月21日,长盈精密当天股价再度大涨8.39%至47.15元,较最底部时的28.03元相比,区间涨幅已近七成。  7月15日,长盈精密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增公告称,预计公司2015年上半年实现盈利2.05亿元-2.3亿元,同比增长65%-85%;上年同期公司盈利1.24亿元。  同样,西部证券也分别被中信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证券营业部和中信证券北京望京证券营业部两大主力大手笔买入,累计买入额分别为156937.77万元、216608.40万元。  如7月8日西部证券股价跌停当天,中信证券北京望京证券营业部和中信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证券营业部全天就分别买入了197996.25万元和149086.11万元。次日,西部证券涨停,两家营业部又再度分别买入18612.16万元和7851.67万元。  此外,美邦服饰亦被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连续扫货,7月8日至10日期间,分别买入184164.48万元和184251.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良信电器(002706)7月8日上榜当天,中信系旗下3家营业部合计净买入良信电器9.32亿元,占当天流通市值之比高达51%。当天,在良信电器前五大买入五席位中,中信上述4家“金刚”营业部占据3个席位。(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洪灏:复盘国家队救市路径 下一步该如何退出?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策略师洪灏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市主”。  过去的几周是中国股市自1996年引进涨跌停板以来最惨烈的三周,并将永远被市场所铭记。在国家资金介入后,市场暂时重归平静。然而交易员对于任何国家资金退市的风吹草动都犹如惊弓之鸟,侧面反映了盘面下的暗涌。  我们认为救市一般有三个原则:1。央行承诺在市场需要的时候为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2。隔离市场的波动风险源;3。保持一个公正、透明、持续运转的市场,使市场价格发现机制有效进行。  在救市行动的初期,出于对市场运行的误解,出台了一些让人费解的交易规则,比如禁止做空股指期货等,同时大幅拉高指数期货以期待期货引领现货走高。  然而,中金所的数据显示股指期货的空单大多是套保单。当指数期货空单被限制后,套保交易员不得不平掉现货的多单,反而造成了现货的抛压。  同时,由于游戏规则在边“玩”边改,市场参与者无法预期继续交易下去的话是否仍然有风险对冲机制,而不得不选择离场,并同时做空一切海外没有中国市场法规影响的并与中国市场相关性高的资产类别,如港股、大宗商品、人民币、新兴市场等,以对冲手上的仓位或进行投机性获利。  这就是为什么7月8日日盘中国股市暴跌之后的海外夜盘也异常惨烈,如商品期货指数、恒指夜期、离岸人民币等等。  而7月9日开盘后国家资金的操盘方式发生了根本改变,指数期货开盘大幅贴水以增加裸空的成本,同时国家资金介入部分指标股和中小盘龙头股的竞价接盘,保证市场正常地持续运转。同时央行正式宣布对市场的流动性支持。  这些步骤都符合了我们上述救市的标准,而市场也如期开始了成功的技术性反弹。  在市场逐步稳定下来之后,国家资金或考虑其下一步。市场共识对国家资金入市平稳市场的理解和期待似乎有失偏颇。  共识认为国家资金是要托底股价。然而这些资金救市的目的应该是给市场提供交易层面的流动性,尤其是在市场价格发现机制失效的时候(market failure).  在市场抛售潮的最后阶段,我们看到一些中小盘股由于没有买盘,几万股的卖单就可以直接跌停。在这样的市场状态下,如果国家资金能够出手介入买1、买2盘口,那么至少可以暂时提供交易层面的流动性,平抑市场波动,并缓和部分市场板块估值泡沫破灭过程中波动性的传染。  类似的平抑市场波动的手法在国外的市场危机里也屡被使用,也无可厚非。  然而,正是因为市场共识对于国家资金介入市场的理解有失偏颇,引发了各种对此次“救市”行动的批判。  如果我们对于国家资金入市的目的理解是正确的,那么市场共识也应该纳入国家资金在市场平静下来之后会减轻对市场流动性干预,并最终有序退出的预期。  毕竟,凭着几千亿的资金在一个每天成交一万多亿的市场里长期持续地“托市”的期望,有些不切实际。而这种体量的资金可以通过高抛低吸的周转,在市场缺乏交易流动性的时候稳住价格发现机制。而如果此种对于国家资金的正确预期能逐步形成,也将最终降低市场的道德风险。  同时,我们应该认识到,在此次市场危机之前,A股市场的部分板块的估值泡沫化非常严重。如果真的如市场共识预期一般,用几万亿的国家资金去接盘那估值的泡沫,从长期看来可能并不是一件特别值得庆贺的事情。 市场参与者应牢记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市主”。真正需要救赎的,是那亘古不变贪婪的人性。(来源:交银国际)

AEAS

alevel辅导班

ib课程有哪些

alevel辅导一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