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台军化学兵化矛为盾

发布时间:2020-03-04 04:47:44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台军化学兵化矛为盾

文/特约撰稿 黄志

化学兵又称防化兵,是担负防化保障任务的专业兵种,由观测、侦察、洗消、喷火、发烟等分队组成。其主要任务是指导部队对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群众性防护,实施核观测、化学观察和化学、辐射侦察,实施剂量、沾染检查,实施消毒和消除沾染,组织实施烟雾保障,并以喷火分队直接配合步兵作战。台湾目前还没有加入禁止生化武器条约,拥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化学兵部队,担负着化学攻击和防护保障的双重任务。

台军化学兵自上世纪30年代国民党撤台前即已设立,长期处于隐秘发展状态,特别是1988年台湾当局被迫终止核武器研究计划后,一度呈现出快速发展态势。应该说,经过前后80余年的发展,台军化学战定位、化学战训练、化学武器装备和化学兵战力都达到不低的水平,值得我们深入了解。

曝光似巧合实有意

化学兵在台湾的发展始终是较为隐秘地进行。2003年岛内“非典”疫情蔓延,当时台湾行政部门官员在立法机关接受质询时,迫于压力指称岛内SARS肆虐的始作俑者为“国防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曾多次被外界误称为“国防医学院预防科学研究所”)相关人员的不当操作,该事被同年5月6日的《自由时报》披露后迅速发酵,让时任所长的刘鸿文备受压力,辩称该所的主要工作是“就可能被使用作为生物战剂的细菌、病毒、毒素等微生物,研发快速侦测方法”,如曾针对炭疽菌生物攻击研发出相当好的侦检试剂,准确率及灵敏度均达99%以上,在“9·11事件”后美国遭受炭疽杆菌攻击时提供给美军使用,并公开以“人格及职位”保证,20多年来并未进行生物武器的研发。但该事件的曝光,引发了外界同声质疑台军从事秘密化学武器实验的深层黑幕。

为转移外界视线,凸显化学兵的防护功能,洗脱类似日本731部队的负面影响,台军方当局选择让化学兵在媒体前频频曝光,从1999年“9·21大地震”的救灾、2003年非典疫情的应对和2011年日本福岛核辐射的应变处理,一时间成为当时出镜率最高的台湾兵种。2012年7月,台军方当局又接受《亚太防务》杂志对陆军化学兵学校的专访,通过该杂志公开了校内的“下风危害模拟训练教室”、“核生化下风危害预测模拟系统”、自行研制的核生化检测车和美制M56涡轮发烟车,极力淡化外界对台军化学武器及化学战的口诛笔伐。

定位明确且根基较实

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台军始终将化学战视为实施“非对称作战”的重要手段,高度重视对化学条件下作战的研究,并形成自己的作战思想。在其现行的《作战条令》中,对化学武器的使用目的、权限、准则等均做出明确规定,强调“在防御中,以化学战剂为主要障碍手段,使用时机多在阻敌开进、阻敌冲锋、阻敌追杀之时。当敌军强大守军危急时尤多使用,使用效果预期可杀伤有效范围内敌人之75%,使用方式以布设化学地雷或染毒地段为主”,并且规定“化学兵与炮兵、航空兵等兵种一起或单独使用化学战剂,支援诸兵种协同作战”。此外,台军在作战中也强调耐化学武器的防护,要求“各级指挥官重视防毒措施”、“各级官兵均须熟练防毒衣及面具之穿戴,并能支持至两小时之久,以从事战斗”。

台军研发化学武器及化学战由来已久。1933年,国民政府开始在军政部兵工署筹组相关研究发展机构,同年8月至1936年春在河南巩县建立了第23化学兵工厂,是当时中国唯一的化学兵工厂,主要负责化学战剂及化学装备的研制。该厂与1934年成立于南京的应用化学研究所共同负责化学战剂及化学装备的研制,当时能够生产的化学战剂有光气、双光气、芥子气及路易氏气等毒剂,具有月产毒剂120吨的能力。1936年,国民政府曾生产了l万颗毒气炸弹用于抗日备战,每颗毛重15千克。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接收了台湾北部一个日军遗留的大型化学武器生产厂。1948年,国民政府将其应用化学所和第23兵工厂迁往台湾,由此奠定了台湾现行化学武器的发展基础。1949年,国民党政权溃退台湾后,美国在台湾成立了美国海军第二医学研究所(U. 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Unit No.2),内设核生化实验室,该单位实际上是美国协助台湾进行核生化作战研究的机构。1978年12月,中美断交,美军奉令撤离台湾,该所在遣散了中国籍研究人员后迁往菲律宾。1979年3月底,该所在台湾总部正式关闭。1980年代末,台湾当局宣称考虑到台岛自身地少人多,生物、化学战剂又易于失控,宣布终止生化武器的发展研制,但实际上进入1980年代后,随着台湾科技发展工程的实施,台湾的军事科技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在此期间,台军加快了生化武器的发展进程,尤其是1988年被迫终止核武器研究计划后,台军加速了化学武器研制,并开始向外大量采购“非摧毁性核生化武器”。1989年,美国国会获悉台湾已经拥有了制造进攻性化学武器的能力。

体制复杂且装备较全

以1958年台湾成立陆军化学兵学校为标志,台军化学兵的建设逐步走向正规。台军化学兵建制体制十分复杂,按机构与职能区分为专业机构化学兵和化学兵部队,专业化学兵机构隶属于陆军总部和防区司令部,主要是一些指导性机构,但也有一些部队;化学兵部队属战斗支援部队,采用化学兵群、化学兵营和化学兵分队(连)级组织建制,共计兵力3000余人。另外,台军预备役步兵部队也设有化学分队。

台湾的化学武器以自主研制为主、国外采购为辅,目前岛内主要从事化学武器研究的单位主要有“中山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第四所即化学所负责化学技术的研究开发)、中正理工学院应用化学组(主要从事化学武器技术和防护装备的研究)和“国防医学院生化研究室”(主要从事生物化学和药理学研究)。此外,还有两个相关的研制单位。一是上文述及的“国防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该所虽隶属于台湾“国防医学院”,但在该院的公开编制单位中却从未出现,一直属于高度机密的军事科研单位,拥有第四级(最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主要负责微生物生产以及疫苗的培养等生化防护工作。它的存在使台军具备了对鼠疫、炭疽热以及天花等生物武器的制造和侦测能力。二是“国防医学院生命科学研究所”,也是一所主要负责开发生物武器和相关疫苗的科研单位。

台湾化学武器的生产厂家有204厂、26厂、青山厂、基地厂四家。其中,第26厂成立于国民党撤台之初,由美国协助建立并提供全套设备,位于高雄;青山厂则位于中山科学研究院所内。据悉,台湾已能够生产糜烂性毒剂、窒息性毒剂、刺激性毒剂,能少量生产神经性毒剂,并由过去的单一式化学战剂发展到二元式化学战剂;台湾可能还从驻台美军手中得到过少量神经性毒剂,甚至可能在高雄县旗山镇和新竹县关西镇贮存了沙林毒气,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曾估计台湾储存了近百吨芥子气和沙林毒气。但台湾当局始终坚称任何此类化学材料只用于防御及研究目的,并不会使其成为正式武器。

台军具备使用化学武器作战的装备基础。营一级部队配备了可用火箭炮发射的毒烟弹等化学弹药,现有的牵引榴弹炮、自行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炮、迫击炮、舰炮等六类十七种火炮均可发射化学弹药;有些飞机也具有化学战剂的投射能力,如F-16MLU、IDF等战机。

训练多元且实战经验丰富

台军非常重视化学兵的作战训练,早在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军就开始组织防化军官和化学兵骨干的的训练。到台后,台军继续抓紧化学兵的训练。50年代前后,台军多次参加核生化条件下的演练。1957年3月,台军在花莲设立化学兵训练班,1958年8月该训练班改为化学兵学校并迁至桃园,专门负责培养化学兵系统的军官和士官。1985年起,台军在金门、澎湖等防卫部门设立了核生化训练中心,还在桃园、清泉岗、仁武、谷关、东势等地建立了化学兵训练基地。1988年12月,由台陆军司令部策划实施了代号为“嵩泰1号”的首次核生化条件步兵旅实兵演练。

从90年代末至今,台军为适应“精实案”、“精进案”、“再精进案”有关提升战力的需要,努力完善提升化学兵的训练方式方法,在其年度重大军事演训规划中纳入“核生化”演训内容,并多次组织化学兵参加年度“汉光”、“核安”、“化安”等多兵种协同演练。如前些年台军注重发展烟幕作战训练,设想要在战时用烟幕把“总统府”、台北大桥、忠孝大桥、中兴桥以及兵工厂油库、弹药库等关键目标遮蔽起来,削弱对方的精确打击能力,由此编制了专属的烟幕营,引进M56涡轮发烟机等发烟装备,研发“烟幕作业电子参谋”软件。但由于缺乏实施烟幕保障训练场地、“烟幕作业电子参谋”系统数据有限、兵种间协同脱节等因素,致使这类烟幕训练状况频出,如2003年12月,台北县五股乡“宪兵”学校在进行班战斗训练课程时因风势改变,导致20名学员被AN-M8白色发烟手榴弹产生的烟幕呛伤,19人住院接受治疗的后果,也因此导致台军一度暂停烟幕弹从事训练。

台军化学兵经过在台60余年的发展,目前已大体具备中近程化学武器攻击能力,在化学战的防护能力方面尤为突出。1989年开始,台湾各科研机构研制的一些先进化学武器开始正式服役之后,军营一级的部队已可配备可用火箭发射器发射的化学弹药,一些飞机和导弹也具有化学战攻击能力。在本世纪露面的SARS疫情防治、H1N1甲流病毒防治、日本福岛核辐射危机应对等几次重大事件中,都体现出了较强的现场控制和病毒消控技能。

生化武器犹如一柄双刃剑,它的攻击和防护双面特性可在旦夕之间转换。换句话说,它若为“盾”能助人趋利避害,它若为“矛”则会对人类安全造成严重危害。因此全球对于严格限制生化武器的研制、保有和投用有着普遍的共识。在全球战略格局演变、两岸形势不断缓和的大背景下,台军化学兵专注于提升化学武器、化学战的防护功能,使之有效发挥抵御灾害、防治病毒和应对核辐射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值得外界肯定,未来能否继续提升其正面影响也值得我们期待。

外贸鞋批发

体育木地板厂家

杭州空运

负压引流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