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蜗居干涸排水沟晚上捡废品赚钱(图)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30:01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男子蜗居干涸排水沟晚上捡废品赚钱(图)

他露宿在北市区盘龙江边的一个排水沟里,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了。

早上洗脸,用的是从盘龙江里舀的水

狭窄的排水沟是高树勇的“住宅”

用捡来的锅煮点面条,就是一餐了

他露宿在北市区盘龙江边的一个排水沟里,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了。

他靠拾废品、捡塑料瓶卖钱维持生计。但和一般拾荒者不同的是,他只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会去翻垃圾箱,拣拾有用的废品。

他说,自己“吃了上顿愁下顿”,却好烟酒,三天抽一包烟,两天喝一瓶酒。

他拒绝了好心人为他介绍的工作,说要在排水沟里再住一段时间才走。那时,他要去帮人种地挣钱,然后给母亲买礼物,回家相亲娶媳妇。

他说,他叫高树勇,今年38岁,老家在寻甸县联合乡三界村委会。

“用江水煮出来的面条,味道怪怪的”

在云南财经大学后门的盘龙江边,有条直达江边的排水沟。因为入滇河道截污,这条排水沟距盘龙江约3米处被封住了。水沟的顶部,是修公路铺垫的底板,约有2平方米大小,正好成了排水沟的“顶棚”。这个地方虽小,但能遮风挡雨,高树勇便选择在此栖身。他的“住宅”里扔着他捡来的衣服,还有一个蛇皮口袋,里面全是塑料瓶、洗衣粉等物品。靠外边放着一个垃圾篓,里面装有盐和面条,还有一小袋辣椒面。

排水沟最外边,是两块小石头砌成土灶,灶塘里还有火,上面架着一个被烟熏得漆黑的锅,一个脸盆里放着几块饵块。昨天上午11点40分,来到高树勇的“家”时,他正光着膀子忙活着,准备做饭。这时,有两个小伙子来约他一起去找工作。他很讲义气,第一次相识,便准备请两个小伙子分享自己不多的食物。

“只有面条、盐巴和辣子面是买来的,其他都是捡来的。”高树勇说,那口锅是他最值钱的家当,每天做饭都要用。因为没有身份证,他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从寻甸老家来昆明后,他的盘缠花光了,就流落街头。有一天,他无意中发现这条已经干涸的排水沟,发现这里可以睡觉,于是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在这里不用担心城管,周围清净,平时一个人捡废品、买东西、做饭吃,比较自在。”

和一般拾荒者不同,高树勇白天是不干活的。每天早上8点半,他才慢悠悠地起来,从盘龙江里取水洗脸后,就在“住宅”附近溜达,捡拾柴火。上午10点半做中午饭,主要是吃面条和饵块,偶尔也去菜市场捡些菜叶回来,一天只吃两顿饭。一个多月来,他从来没吃过米饭,也没钱买油,面条煮熟了,放点盐巴就吃。煮面条的水,也是从盘龙江里舀起来的。他说,用江水煮出来的面条,味道怪怪的。

“三天一包烟,两天一瓶酒”

每天,夜幕降临后,高树勇就拿起袋子,从财经大学走到龙泉路,沿途寻找垃圾箱里所有能卖钱的物品。他的活动范围不大,往北最远走到烟厂附近,往南走到下马村。“白天人多,捡垃圾的人多,干一天活没多少收获;晚上人少,收获多一点。”高树勇说,选择晚上去捡废品还有个原因,就是白天怕被人看见。“有点不好意思。”

见他在接受采访,两个小伙子便离开了。担心影响高树勇做饭,记者提议先去买点吃的。他说人多,得多买几份,最好能买一瓶白酒。

中午12点50分,记者提着馒头、包子、烧饵块和米酒回到他的“住宅”。高树勇接过酒瓶,用嘴咬开瓶盖,仰头喝下一大口。

“哎,空着肚子喝酒,很伤胃的。先吃点东西。”记者提醒他。

“没事,以前在家经常喝包谷酒。”高树勇一脸轻松。

两口酒下肚,他拿出一个烧饵块,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半瓶酒下肚,他的话也多了起来。原来,在老家,高树勇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跟他的哥哥一起生活。家里有土地,但是种出的粮食只够家里吃。去年,他到昆明打工,在小哨附近帮人种菜,每天40元,包吃包住。两个多月他挣了2000多元。今年春节前他回了一趟家,给母亲买了点糖果礼品,剩下的钱大多被他用了。

谈起喝酒,高树勇兴致盎然。他说,自己在家烤包谷酒,一家人要喝200来斤。出来只要有条件,他总要设法喝两口。一瓶酒他能喝2天,都是每公斤4元的包谷酒。“睡在排水沟里,夜里冷,喝点酒能御寒。”

“有烟吗?给一根来抽抽。”吃饱喝足了,他向记者索要香烟。听说记者不抽烟,他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高树勇三天卖一次塑料瓶,如果能收入10元钱的话,他会买一包3元钱的黄果树香烟,花2元钱买酒,剩下的钱再买一些面条、饵块。如果捡来的塑料瓶太少,收入不够,那就会吃了上顿愁下顿。

“没上过学,不识字,担心受欺负”

“伙子,不要去做坏事,洗脸、洗衣服的水不要倒进河里面。”路过的一个老伯递给高树勇一支香烟。这位老伯说,经常看见高树勇在河边晾晒衣服,“人很勤快”。

下午2点,两个小伙子又回来找他,说是有建筑工地在招人,想让他一起过去看看。听说是做建筑工,高树勇想了一下,拒绝了。

“昌宏路有家公司请你做搬运工,包吃住,1300元,去不去?”前来采访的电视台记者问高树勇。还告诉他,曲靖有个老板在找人看护山林,但都被他拒绝了。

“人不熟,没有那个本事,不敢去。”高树勇说,他没上过学,不识字,担心受欺负。他想再呆一段时间,等农忙时节到了,就去小哨帮原来的老板种地,“去年走的时候我已经和老板说好了。挑粪、挖地、栽菜,这些活我做起来熟练,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

为什么宁愿住排水沟,也不愿回家?高树勇说,没挣到钱,不好意思空手回家。救助站的人曾来过,也被他拒绝了。他说,其实在麦溪村他有个亲戚,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去麻烦人家。“等挣到钱时再回去,给母亲买些礼物,顺便办好身份证。有条件的话再相门亲事。”

昨天下午,寻甸县联合乡三界村委会的龙主任说,高树勇出来打工有些时间了。由于村里农网改造时,高树勇家没人交入网费,至今他的家里还没通电。因为条件困难,高树勇的老母亲已经申请了低保,现在由另一个兄长照顾其生活。听了高树勇的情况,龙主任叹了口气:“希望好心人能帮帮他。”记者李佳健/文张韩/摄(都市时报)

蔬菜种植前景

旗袍订做价格

中药材种植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