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父亲留下的遗产图

发布时间:2020-10-15 06:48:44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百年和平 家国情怀

方纪在家中练习书法

天津北方网讯:我的父亲方纪从随着解放天津的炮声进城,到他去世,一直居住在和平区内,最初是在多伦道天津日报宿舍,后来随着工作变动,搬到了重庆道庆王府旧居,之后又搬到睦南道香港大楼。

常有人问我:你父亲留下了什么遗产?所问的遗产当然是指物质遗产。如果我答“没有”,有人会不信;如果我答“有”,也确实说不上来有啥东西。“文革”前,父亲收藏过几幅名家字画和一些书籍,但与收藏家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而就这点东西,“文革”中也被抄得七零八落,不知所终。别说这点字画、书籍,连他自己的文学创作手稿、照片,等等,经过十年浩劫,也都没能留下,这是父亲一直深感心痛和遗憾的事。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包括名利,父亲的态度始终如一:我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父亲这种淡然、达观的态度,曾令很多人钦佩,于我也有很深的影响。不少朋友常说我很低调,也许这是自幼受父亲这句话潜移默化影响的结果。我常想,与宇宙时空相比,人渺小得连一粒沙砾都不如,而不满百年的人生光阴,放到宇宙的历史长河中,恐怕连佛经中说的“一刹那”都不到,那还有什么放不下,有什么自以为了不起和值得炫耀的东西呢?

1977年,方纪全家在和平区睦南道2号香港大楼前合影。

父亲虽然没有留下什么物质遗产,但现在回想起来,留给我的精神遗产却是巨大的,影响了我的一生。静心细想,大致有以下三句话:

一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出自顾炎武的《日知录》。我们从小就总听父亲唱:“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父亲出生在五四运动爆发那年,自幼就受到新文化运动影响,他十五六岁时只身来到北平,在失学失业的困境中,很快就接受了苏俄文学的洗礼,并参加了北平左翼文学运动联盟。1935年,他在北京大学历史系作旁听生时,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爆发了,他积极投身于这场挽救民族危亡的抗日救国运动,转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后在党的领导下,他积极从事组织抗日武装、抗日宣传及革命文学创作活动。他从北平、武汉、长沙、桂林、重庆、延安、冀中一步步走来,直至新中国成立后到天津继续从事党的宣传文化工作。虽然他经历过一些时代造成的坎坷,但他一生对祖国充满着深切的爱,对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充满着激情,因为在他心中始终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他常以屈原的诗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来抒发自己的心志和感怀。直到他晚年看到那些种种不正之风时,还常以忧国忧民之心用不连贯的话语说:“怎么办?怎么办呢?”正是他这种强烈的爱国之心和对祖国命运的强烈责任感,使我们从小就在耳濡目染中,潜移默化地受到了爱国教育,培养了爱国思想和情怀。他常对我们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既是他发自内心的呐喊,也是培养我们树立理想、信念的座右铭,始终激励着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奋进。

二是: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这是中学时期父亲曾经给我写的一幅字,可惜早已没有了,但这句诗却始终铭刻在我的心中。这句诗出自陶渊明的诗句,大化,原是佛经中的一个词,是指变幻无常的人生。我非常喜欢这句诗,一直将它作为我人生的座右铭,正是这句诗,才使我无论是身处逆境还是顺境,都能坚定淡然面对,而不迷失方向。中学读《岳阳楼记》中,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句,虽然那时还不懂世事之艰辛,但此话已令我深有感悟。后来父亲送我“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这句诗,令我有了更深的领悟,他是要让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要有大胸怀、大志向,做人要豁达,无论遇到什么挫折、痛苦都要坚强、淡然面对,不可消沉颓废。后来在“文革”和下乡插队中,以及以后的工作中,无论是经历逆境还是顺境,我都以这些话激励自己,坦然面对人生的坎坷悲喜。

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句话出自辛弃疾的词,后来王国维在讲成大学问、大事者,要历经三种境界时,引用了宋代三位词人的三句话,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殊);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父亲很喜欢王国维所讲的这三个人生境界,也曾为我们兄弟几人写过这几句话,希望我们要胸怀大志,以坚定的意志和毅力认真做事。同时,他也常以孟子的名句来激励我们:“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所以从小他就严格要求我们,要锻炼身体,努力学习,绝不许娇生惯养,更不准搞特殊化,要我们学会自律、自尊、自强,一切靠自己努力奋斗;生活上更要艰苦朴素,培养勤俭精神。小时候我觉得父亲要求太严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受用一生。如果当年没有父亲这种严格的要求,也许早在下乡插队的八年中就垮掉了,因为那绝对是对一个人意志、毅力和身体的磨炼与考验。在我后来的道路中,能始终保持老实做人、认真做事的人生态度,为社会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没有虚度年华,与父亲教育是分不开的。

2016年8月,方纪之子方兆麟在家中接受采访。

这就是父亲方纪留给我的遗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作者方兆麟 专家支持章用秀)

上海治疗脑血管内科医院地址电话

郑州男科专业医院怎么样

治疗鼻炎好的医院

重庆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