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松绑GDP考核或将扭转土地财政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7:53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松绑GDP考核或将扭转土地财政

近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规定“今后对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各类考核考察,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不能搞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排名”,同时还明确规定“对拍脑袋决策、拍胸脯蛮干,给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损害群众利益造成恶劣影响的,造成生态严重破坏的,盲目举债留下一摊子烂账的,要记录在案,视情节轻重,给予处理或处分,已离任的也要追责”。  官员政绩考核制度的变迁就像是一个指挥棒,考核指标的变化也意味着指挥棒所指的方向。特别是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松绑GDP考核的现实意义是什么?改变官员考核制度对于区域经济的发展有哪些影响?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国际金融论坛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鹏、王志纲工作室北京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任国刚。  重点在质量不在速度  区域经济的发展重点在于质量,而不在于速度。在经济发展质量情况不太好的区域,经济增速可能会下降。  《中国经营报》:目前是中国经济“调结构、促改革”的关键时期,过去两年,北京、上海等地率先提出放弃一味追求GDP和GDP增长率的做法,对于淡化官员考核制度当中的GDP考核学界也已经呼吁多年,中组部也于近日正式印发了《通知》,明确规定不能再搞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排名,松绑GDP考核对于区域经济来说将产生哪些影响?   任国刚:我认为,放松GDP考核,意味着有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可能放缓。因为环境、经济和社会三者应该平衡发展,过去我国经济发展多以破坏环境为代价,所以出现了雾霾问题、地下水污染问题等,很多环境问题都是过度追求经济增长带来的,而现在首要的任务变成了环境治理问题,这是目前我国最为迫切的问题。不过,放松GDP考核,不等于说经济发展不重要了,只是眼下更需要经济发展与生态建设两者齐头并进。  易鹏:可以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质量。目前,区域经济的发展重点在于质量,而不在于速度。在经济发展质量情况不太好的区域,经济增速可能会下降,比如河北省,治理雾霾需要关闭钢铁、煤炭等高耗能企业,这肯定会影响到GDP.  肖金成:我觉得不会有很大的影响。此前,强化GDP考核对于区域经济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GDP考核助长了地方政府不择手段开发资源、占有土地、发展工业,貌似经济增长很快,从总量上看增长很快、很大,好像这样区域经济就发展了,这确实给人一种印象,好像GDP考核对于区域经济的拉动效果很大,但是目前来看带来的后果同样严重。大家把很多资金用于打造园区、招商引资、搞房地产开发、搞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很多的繁荣都是虚假的。GDP增长应该是企业行为、市场行为,企业投资大,市场发展快,区域经济就会发展得快,不想让GDP增长也会保持增长的,因此,从根本上来说放松GDP考核对于区域经济的影响有限。  《中国经营报》: 中组部下发的《通知》还提出对“盲目举债留下一摊子烂账的,要记录在案,视情节轻重,给予处理或处分,已离任的也要追责”,此举能否缓解当前地方债高企的局面?  易鹏: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不是说地方政府不能发债,而是说“关后门开前门”,符合条件的地方债还得发,因为这是地方政府融资的重要手段,但应该推进地方债的透明化,负债率过高的地方政府就要影响官员考核结果。但总体上来说,这样的规定会缓解地方政府滥发债的局面。  肖金成:一个地方的基础设施确实需要建设,比如地铁、高速公路、城市道路、公共服务等,确实需要投资,地方财政又不具备这个能力,可以通过发债的方式融资,那么发债就意味着利用未来的财政收入偿还债务,也可通过收费偿还债务,比如地铁、高速公路等。  具备偿债能力的地方政府是可以举债发展的。但是更多的地方政府是靠高价卖地的土地财政偿还债务,这种模式不可持续,对于盲目举债的加强考核将有助于土地财政模式的改变。  任国刚:GDP、环境和发债,是一个链条上的。此前的政府债务一般都体现为基础建设上的大量投入以及对于土地财政的依赖,因为产业拉动来得比较慢。不强调GDP考核了,各地政府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迫切发展经济,地方债自然就会有所遏制。  考核应该因地制宜  GDP的考核在官员考核体系中的比重应该因地制宜,不同的地方应该有不同的标准,不能“一刀切”。  《中国经营报》:新一届政府从就业率出发提出了保底GDP增速应该是7.2%,从宏观层面考虑,还是将GDP增速的底线定在7.5%,官员考核制度对GDP考核的松绑,会不会影响这一目标的实现?  肖金成:实际上,各地GDP的增长不是完全由地方政府官员决定的,是由客观条件和投资环境决定的,一个地方有了高铁、有了矿产资源,GDP自然会高,另外一个地方全是农业, GDP自然会低,这个东西和官员个人没有太大关系。  GDP的考核在官员考核体系中的比重应该因地制宜,不同的地方应该有不同的标准,不能“一刀切”。GDP是一个统计指标,不能作为一个考核指标。官员考核体系当中的GDP考核权重,无论是低还是高,仍然可能形成GDP导向,当然降低这种导向还是好一些。  易鹏:应该在主体功能区的框架下,按照各个地区功能分区的要求,制定不同的考核指标,有些地方可能需要重点发展经济,可能经济发展考核指标的权重就要高一些,有的地方应该发展生态,比如青海等地,生态考核的权重就要高一些,还要合理布局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各个方面的考核,适当降低GDP的考核比重,至于降多少可以摸索。  考核当中GDP可以作为一个部分,但不能作为主要的部分。  任国刚:应该从宏观、中观、微观几个层面来看待GDP考核,宏观上是国家根据大的框架针对地方提出指标要求,比如河北省,就是要考核钢铁产能下降多少,对于环境要弥补多少,达到哪些具体要求;中观上是各省要根据各自的情况进行权衡,针对指标进行分解,下放到各地级市;各市的情况属于微观,哪些企业停工,哪些应该对环境进行补偿,哪些应该继续创造价值,重点考虑这些指标。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