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52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唇上的火热,让孟绫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慌乱中又有些许期盼,他的气息充斥着她所有的思维神经,如同天罗地网般让她无处可逃。

孟绫想,这样强势霸道的男子居然会是个病秧子,她真怀疑哪里弄错了。

见她不够专心,符舒泽轻笑着啃咬了下她那娇如玫瑰花瓣般的红唇。

痛得她娥眉蹙起,迅即推开她。

“你……”她捂着被咬破的唇瓣嗔怒地望着他。

“这是对你不专心的惩罚!”

符舒泽嗤笑,发现这样逗她很有趣。趁她未回神,又靠近她,吻铺天盖地袭来。

孟绫觉得自己快窒息,却奇怪居然一点都不讨厌他,不讨厌他的吻,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想到这,嘴角漾起一丝笑意。似满足,又似惊喜。

如此细微的表情被符舒泽全看进眼里。

眼下的他已不满足于吻,手从她腰侧上移开,顺着旗袍开叉的地方伸进了大腿。

触电般的触感,让孟绫身躯一震。

这种陌生奇异的挑**逗,让未经人事的她紧张起。

“不要!”她伸手制止他。

他却不以为然,轻咬着她的耳根,酷麻如同电流般融贯全身。

忽觉胸前一凉,衣上的盘扣已被他解开。

孟绫忙推开他,慌乱地用手揪住敞开的衣领。

“我……还没准备好!”她垂眸怯怯地说,眸里盈满了泪珠。

嫂子说,女人的第一次一定要给真爱自己的男人。在这个男人没有爱上自己以前,她得坚持持住,虽然她知道,自己仅凭这一面就已爱上他,但她希望他也能爱上她,而不是沉醉于这一刻。

符舒泽心口一窒。

他这是怎么了,居然被一个他们为他选的女人着了迷。

不由苦笑,整整凌乱的衣服说:“时候不早,回去吧!”

孟绫见他忽然变得冷漠疏离,扯扯肩上的衣服裹紧身躯说:“什么时候……陪我回趟家?”

符舒泽一愣,她自成婚已有一月余,早该归宁了。

想了想道:“就后日吧!”

孟绫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答应,不时破涕一笑,裹紧肩上的衣服融入夜色中。

第二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孟绫奇怪香儿为什么不唤醒自己,忙一骨碌坐起,见屋里站着抹颀长身影,清冽的药香时不时拂来,

心口一顿。

那身影此时正背对着她,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回想昨晚,她一直以为是个梦,如今看来她不是在做梦,符舒泽真得在这里。

“舒泽!”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着了鞋,就朝他扑去,由身后圈住他,亲昵自然地动作仿若分别多日的恋人,再次相逢后,迫不急待地从对方身上汲取温暖。

符舒泽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轻咳几声,将她扳至身前:“终于睡醒了!我以为会睡到午后,到时计划定要泡汤!”

孟绫轻笑:“什么计划?”

“你不是说要归宁么?自然不能空着手!”符舒泽好笑说。

孟绫想想也是。符家乃名门望族,怎么着也不会失了这礼数,“那你该早点叫醒我的!”

她撅嘴,像个撒娇的孩子扯拉着他的衣袖。

符舒泽被她的孩子样逗笑,揉揉她那未来得及梳理尚且乱蓬蓬的乌丝说:“现在准备还来得及!”

说时将屋外的香儿唤进屋,伺候孟绫洗漱。

符舒泽见她对着镜子描眉,噙着抹笑意,夺下她手中的眉笔说:“我来!”

只见他舒舒展展如同在纸上做素描,一双素指修长白莹,时不时有药香从指尖溢出,让孟绫心海泛起一圈圈涟漪。

这样温润如水的男人,若不是身上有病,定是诸多女子心中的佳婿。

她望着他眸光一眨不眨,几乎到了痴迷,等符舒泽发现她在看自己时,好笑地点了下她鼻尖:“绫儿,流口水啦!”

一声绫儿,让她心口揉了蜜,不时俏脸一红,忙用丝帕拭起嘴角,却发现他是在戏谑自己,气地用粉拳捶打他。

不过她有分寸,知他身体不好,做得轻柔,即便这样,仍让他沉受不住,额上隐隐有薄汗溢出。

“咳咳!”符舒泽捂着心口,咳个不停。

孟绫知自己玩过了头,忙将他扶至凳上,倒了杯清水给他。

“要不,你就别去了!”孟绫心疼地说。

符舒泽摆摆手:“不碍事,老毛病!车子已在府外候着,过去吧!”

孟绫见他执意如此,只好小心翼翼地扶着他。

香儿跟在他们身后,三人陆续上了车。

司机问符舒泽:“大少爷,先上哪?”

“去‘福记’吧!”

孟绫一听微微一怔。

那福记可是明城有名的点心铺,店里卖着各种点心,尤其以栗子酥最出名,每日前来买栗子酥的队伍都排得满满,那老板却只卖三笼,弄得好多客人因为买不到栗子酥而暗自生气。

孟绫哪知,“福记”不过是符家名下的一记产业,那做栗子酥的点心师可是符舒泽外出就医时,专从广州请来的。

车子在“福记”点心铺门口停下。孟绫扶着符舒泽下了车,那点心铺老板瞧见二人忙迎了上来。

“哟,大少爷,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符舒泽笑了笑,他显少出门,难得这位掌柜还认得自己,指着身边吃惊的孟绫说:“来两盘栗子酥吧!少奶奶还没吃早饭呢!”

那掌柜嘻嘻一笑,眸光转向孟绫,哈腰点头地将人迎进铺内。

符舒泽寻了间雅室坐下,那掌柜已唤人端来茶水和点心。

孟绫瞧着那加了黑芝麻尚还冒着热气的栗子酥,等不及地拾了一块放在嘴里。

“慢点!喜欢吃就带些回去!”符舒泽劝她,终是怕她噎着,边说边将茶水递给她。

见她吃得特香,顿觉心里满满。

这是自他母亲走后,第一次带女人来这里。

孟绫哪知,符家的发家史便是从这“福记”开始的。福记乃符舒泽外祖父所创,后来做为嫁妆送给了他母亲,母亲去世后,福记归于符家名下,不过真正的老板不是他爹,而是他符舒泽。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产业。福记经过百来年的发展,在全国拥有百余家店铺,这笔产业十分可观,比之符氏丝毫不逊色。

然就是这笔可观的产业,一直被人窥视着。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天就到此了,明天上午有事,要下午才能更了哈!追文的亲不要等了!

广州pvc地板厂家办公室PVC地胶

北京定量控制仪品牌锐凌智能重量定量控制仪白酒定量控制仪

钩臂垃圾转运车丽水垃圾压缩站勾臂垃圾车

船用碰钉镀锌船用碰钉批发价

气体水分湿度检测仪西宁便携式温湿度露点仪价格

黄南PE电力管大弯头安装施工经验

甘肃混凝土工业软管泵厂家\挤压软管泵

三门峡PE梅花管耐低温性能好

承德32/26PE硅芯管可以开挖使用

回收库存二手光伏组件回收库存二手逆变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