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湖北团风农妇不慎烧掉山林法院判决植树一万棵油竹子

发布时间:2020-10-19 04:45:20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湖北团风农妇不慎烧掉山林 法院判决植树一万棵

全国消息:8月15日,记者跟随团风县法院副院长王哲学的脚步,踏着崎岖的山路,来到位于大崎山山脚下的一处山坡。与周围粗壮的松树相比,眼前山坡上的植被要矮小得多。

“就是这一片,曾被烧成一片灰烬。”王哲学指着山坡说。

3年前,农妇魏秋梅焚烧自家责任田边的茅草垛,不小心引发山火,过火有林面积8.9公顷。本该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一判了之”,法院却化简为繁,判处她有期徒刑7个月,并责令她在过火面积内栽种松树、杉树共1万棵,包成活,3年后验收。

如今,新生的树林已经逐渐染绿山坡。经过数小时的清点,团风县法院工作人员认定,魏秋梅栽种的树木超过1万棵,且都已成活。至此,这桩3年前引起争议和关注的判罚画上了圆满句号。

案情回顾:烧自家草垛烧出“失火罪”

2006年11月7日,51岁的团风县贾庙乡水晶坳村农妇魏秋梅点火焚烧自家责任田边的茅草垛时,不想火借风势,一下子引燃了周围的荒草。

魏秋梅感觉不妙,赶紧用树枝打火,但风大草干,无济于事。她慌了,大呼丈夫熊某,让他迅速回村找人扑火。熊某在回村途中遇见该村党支部书记熊福华,并告知其情况。熊福华连忙用手机报案和通知灭火。

当援助人员赶到现场时,大火已经引燃了山林。经过广大干群的奋力扑救,当日下午5时,大火被扑灭。经鉴定,这次大火造成过火面积为15.5公顷,其中过火有林面积8.9公顷。

大火扑灭后,满身泥污的魏秋梅还是被警察带走了。次日,她以涉嫌失火罪被刑事拘留。

“植树一万棵”判罚引来纷纷议论

2007年3月,团风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团风县有大面积山林,山区大火年年发生,几乎都是人为原因造成。抓到纵火者之后,轻的一罚了之,重则一判了之。这桩案子,判起来也应该很简单。

结果出乎预料。4月30日,法院一审宣判:魏秋梅犯失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责令其在过火面积内栽种松树、杉树共1万棵,包成活,由魏秋梅所在的村委会监督执行。

法院判“植树”,让所有人感到意外,一时引起很大争议。有人觉得判决不合法,怀疑法院收受了贿赂,也有很多人称赞这一判罚,认为非常人性化。

判栽树与判坐牢的反复权衡

“在这起案件的判罚上,我们经过了长时间的反复权衡。”王哲学说,“权衡的标准,就是社会效果的好坏。”

他介绍,魏秋梅属于过失犯罪,失火后主动灭火,事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本人不具社会危害性,依法可对她从轻或减轻处罚。

另一个问题也让王哲学对一判了之的做法产生动摇:县里年年都有人因失火坐牢,但坐了牢,山仍旧是光秃秃的,于事无补,没有实际效果。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谁烧山谁栽树可不可以?

王哲学说,“判栽树比判坐牢更有价值。所以,我们缩短被告刑期,让她恢复山林植被,把坐牢时间用在栽树上。”

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长,魏秋梅已被拘近6个月,这样一抵,判决后服刑一个多月,魏秋梅就可以回家。王哲学告诉记者。

2007年6月7日,魏秋梅走出看守所,年底开始上山植树。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一个月内便种树1万棵,但存活率只有50%。次年,他们又补种近万棵树苗。

魏秋梅的家庭担子很重,上要服侍75岁的公爹,下要照看快分娩的儿媳。因为能够回家完成这些事,她对法院这样判决心存感激。

罕见判决契合恢复性司法理念

王哲学坦言,当时这样判决冒了一定风险,因为找不到具体条文。

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康均心认为,产生议论主要是法理、情理之争,一般人看来,刑法里没有这样判罚的具体条文,以前也没有过这种判罚,似乎不合“法理”;从人性、人情的角度,从可预期的效果,却十分合乎“情理”。“实际上,这次判决与西方的恢复性司法理念相契合。恢复性司法指通过一系列的司法活动,修复被犯罪所侵害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的合法权益,使受损的社会关系得以恢复。”康均心说,“而我们刑事审判依然沿用传统的报应性司法理念。前者重点是修复,后者重点是惩罚。”

康均心指出,3年过去,可以很直观地看到,树林长起来了,村民受到了教育,原有的社会关系也得以恢复,效果非常好。这一判罚彰显了法律的尊严和人性化,更能从细微之处促进社会和谐,在全国都具有示范意义。

恢复性司法可否推广应用?

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长姚智明认为,总体来看,恢复性司法是一种大理念,近年来我国的刑事审判政策,比如“宽严相济”、“刑事和解”,其实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吸纳了这种理念。

2009年,魏秋梅案判决一年多后,中央出台文件,提出了“两减少、两扩大”原则,对初犯、偶犯、未成年犯、老年犯中一些罪行轻微的人员,依法减少判刑、扩大非罪处理;非判刑不可的,依法减少监禁刑、扩大适用非监禁刑和缓刑。这一原则中的恢复性司法理念更为明显。

“魏秋梅案判决可以说是超前使用了这一原则。过错人魏秋梅属初犯、偶犯、老年犯,法院对其减轻监禁刑,并使用了‘植树10000棵’的非罪处理方式。”姚智明说,“这种方式主要运用于过失犯罪和轻微犯罪,而且必须是犯罪人社会危害很小的情况下。”

恢复性司法也存在很多现实障碍。姚智明指出,恢复性司法需要一系列的社会配套举措,大量的非罪处理方式,都必须由社区、村集体等多部门联动、配合完成,而目前这些环节相对薄弱,执行起来很难达到预定效果。

更大的障碍在于,恢复性司法可能滋生腐败、影响法律威严。因为提倡减少监禁刑,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更大,犯罪嫌疑人可能想方设法行贿;非罪处理方式包括罚款、物质补偿等,容易让人产生“拿钱买刑”的错觉,导致人们对法律公正性产生不信任。

“所以,尽管恢复性司法有很多显而易见的好处,但实践中,法院却十分谨慎,范围并不广泛。”姚智明说。

温州哪个医院治阳痿

治脱发的医院

上海江城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看湿疹的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