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茶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tv茶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翘楚不安分的中医翘楚

发布时间:2021-01-11 16:24:13 阅读: 来源:ktv茶几厂家

王翘楚:“不安分”的中医翘楚

本报记者顾泳 进入耄耋之年的上海市名中医王翘楚老先生,每日工作丝毫不见轻松:一星期有三天排满了门诊,其余两天带教学生。王老先生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许多人都想不到,他那出了名的“花生叶子治疗失眠”科研项目,竟是在退休以后琢磨而出的。王老说,“我人比较耿直,也有点不安分。别人认为不能做的,我偏要试试。”或许正是这份孜孜不倦,成就了中医科研领域一位大家。 触类旁通研究“花生叶子” 王翘楚曾任市卫生局科研处处长,有机会接触中西医各领域科研专家。开阔的眼界,使他与传统中医按部就班不同,临床上常会“不安分”地触类旁通。 发现花生叶子的奇效,有些出乎意料。20年前,王老退休后任中医文献馆馆长,常用一种萱草花药方治疗肝病患者。一次随访时,患者无意中谈及“吃您这方子黄疸缓解了,睡眠质量也大大提高了。”本以为只是个例,可类似的反馈日渐增多。王老翻阅古书,终于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找到答案:萱草花具有昼开夜合的特性,顺乎自然界阴阳消长规律。按照中医“天人合一”理念,萱草花的特性恰好与人“入夜而寐、入昼而寤”的睡眠规律同步,所以能安眠。 发现了萱草花的“秘密”后,王翘楚突发奇想:这种植物没准能制成治疗失眠的药物。但萱草花并不多见,书上记载,合欢树也具有昼开夜合的特性,不妨一试。王老到中山公园采摘合欢树叶子,可效果仍不理想,摘叶后树木很快就“死”掉,叶子的口味也很差。回到办公室,王老反复思索,儿时家乡田间的花生叶子映入脑海:一样的昼开夜合,却漫山遍野都是……他三次深入农村,听许多农户说,用花生叶子当饲料喂的牲畜“特别容易打瞌睡”。就这样,王翘楚大胆尝试将《本草纲目》中并未提及的花生叶子作为研究对象。在无数次实验后,终于从花生叶子中提取出了有助于安神的物质。王老接着用花生叶子作为原料酿成制剂,给夜啼的外孙女喝上几口,没多久,孩子安稳入睡了。 一项原创的中医科研成果就此问世。近20年来,“落花生枝叶治疗失眠的临床研究”项目使数以万计的失眠患者受益,荣获了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上海市中医药科技进步奖等。 中医创新先“放开胆子” 王翘楚解放前师从南通名医陈树森。兵荒马乱的年代,师父带着他抄方配药,不少脑膜炎、霍乱等急症患者因中医而获救。他开始“不安分”地想,西医西药能治疗的病,中医能否收获同样的效果? 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鼓励中医学习西医,王翘楚被分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分院西医外科,当住院医师。一日,一名中年妇女因阑尾脓肿引发腹膜炎入院。外科大主任接诊时不禁皱眉,患者腹部有感染没法开刀,青霉素彼时非常紧缺,医院根本没有,如何是好?大主任看到身边的小王,随口一问,“你是学中医的,有啥好法子吗?”这一问,激起了王翘楚的兴趣,当晚,他来到图书馆找相关资料。他想起,过去自己开诊所时曾用“大黄牡丹皮汤”治好阑尾脓肿。这时,图书馆管理员正好拿来一张方子,上写“红藤治疗腹痛”。“红藤”二字在眼前一亮,翻看大量古籍文献后,他拟出一方:“红藤、紫花地丁,用黄酒煎服”。如此这般,试着给患者吃了三天,阑尾脓肿奇迹般地消退了。此后,他用同样的方子治好了七个阑尾脓肿患者,另有一名怀孕七个多月的护士突发阑尾炎,吃了同样的复方红藤煎剂最终病愈。基于大量的临床实践和研究,王翘楚总结出了如今已成经典的“复方红藤煎剂”。 1956年,王翘楚首次在专业期刊上发表《复方红藤煎剂治疗阑尾炎》Ⅲ期报告,获得稿费60元。回首当年,他表示,“要是没有大主任作后盾,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去尝试。” 中医科研讲“三原则” 早已到了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王老还是不太“安分”。而今,弟子正在他的指导下研制治疗抑郁症的金萱冲剂。同样是针对现代人的常见疾病,同样是采用植物药材当原料,金萱冲剂与花生叶子有诸多相似之处。王老说,“事实证明,中医可以搞科研,用途还不小。” 王老带过近40位弟子,和蔼慈祥的他,对弟子却相当严厉。作为搞科研的中医专家,他总结多年经验,列出了几条中医科研发展的“基本原则”。 科研题目不可“轧闹猛”。在他看来,好的科研题目就是成功的一半,“人家做啥你做啥,这样的科研没有出路。人家没想到的你来做,才有原创精神。”科研要收集好病史。王老对此颇为看重,“有了病史就有经验,常翻病史才会触类旁通、领悟总结,所以说,中医病史资料堪称临床最宝贵的财富。” 此外,王老认为中医师徒带教的老规矩不能丢。“正规大学教育不能或缺,可师徒带教同样具有优势,这样才能在临床一线积累经验。”反观当下,许多研究生、博士生毕业若干年,仍只会抄方不会开方,症结恰恰是缺少“真刀真枪”的实践。 虽然科学需要灵感,但王老搞科研却十分“安分”。他反复强调,一切研究都要讲求实事求是,中医同样不例外。数年前,曾有圈内人士邀请王老写一篇针麻适合大力推广的文章,却被他一口回绝,“针麻的适应症并不多,对技术的要求也比较高,远未到普及推广的地步。如果我们夸大其辞,说得很神很玄,这样不是振兴中医,反而是毁了中医。”

武威事业单位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招聘

甘南西部计划考试